欢迎访问意怡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经典文章 > 文章正文

除了快递和外卖,什么都别等。

时间: 2020-02-14 15:43:39 | 作者:膝盖 | 来源: 意怡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100次

除了快递和外卖,什么都别等。

  万事开头难,开好头更难。今年的第一个故事是一袋糖,希望你们这一年过得甜蜜蜜。第二个故事是一根苦瓜,细嚼虽苦,却可解毒明目。

  有些经历会过去,但好的事情也在慢慢来临。把肩上的包袱放下吧,祝你2020年一切顺利,以及,遇见爱情。

  如果你也有故事,欢迎分享给我们,投稿邮箱:

  《我们都擅长遗忘》

  文丨膝 盖 

  1

  再见到骆城,是在同学聚会上。我们离开了对方,愈发像个人样。

  我们很清醒,可有人摇摇晃晃,是我曾经的后桌张然。那个时候,我常常让他递东西给在补觉的骆城。有一次他忍不住吐槽:“言瑾,你不能人如其名对帮你的红娘还这么苛刻吧,明天开始,我也要一份早餐。”

  我不好意思地笑笑,正准备答应,他又贼兮兮地凑过来,“没事儿,我不讲究,没有你的爱意我依然吃得下去。”附赠一脸肉麻的表情。我打飞了他,却每天也帮他买好,只是我有私心,他和骆城的当然不能比。

  张然举着杯子站起来,穿得一身休闲,叫了我和骆城的名字,我和骆城顺势起身,张然带着大舌头说:“你们俩,别折腾了啊,好好的。”

  我和骆城谁也没说话,谁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张然没等我们思考,一下就喝尽了手中的酒。我和骆城目光各自飘然,无声地喝酒。

  我尽量不让自己表露出什么端倪,可年少时追逐过骆城的眼睛却不听话。推杯交盏中,他笑得很开心,全然没有了当初分开时的郁郁。他今天穿着西装,俨然是精英人士了。我把目光从看他的玻璃杯上收回,苦涩地笑笑。言瑾,你这算什么?

  2

  那个时候我喜欢他,是一见钟情的喜欢,此后又在自我感动中越陷越深。我接近他,用蜻蜓点水的力度,害怕他察觉。可是我的喜欢那么明显,就算我再怎么隐藏克制,它依然显露出“来势汹汹”的模样。

  我和他渐渐有话说了,但也只是有话说而已。

  有一次他看我提着早点和他说话,便顺口问我怎么总能买到热乎的早餐,而他每次去都没有,吃饼干都要吃吐了。我说我负责放广播,不需要做操,所以有时间啊。

  他点头,“明天帮我带一份?”

  我尽量用平淡的语气应下来,他看我表情凝重,便好笑地加上一句“谢谢”。面对他,我只能僵硬地用点头来掩饰雀跃的心情,那一刻我简直爱死自己平日里最讨厌的广播操时间了。

  我听到他和张然的笑声,还听到了那句“挺可爱的”。这个,算是夸奖吧?

  后来他给钱,我给早点。很普通的顺带,我却开心于这样的“交易”,仿佛我和他有了某种联系,在这个联系的纽带里,我拥有了与他嬉笑的权利。

  可在我给张然带了一个星期的早点后,骆城渐渐对我不耐烦起来。我无从深究他的喜怒哀乐,一时间泄了气,只好独自失落。

  3

  星期五大扫除后作为课代表的我要在黑板上抄上下周需要背诵的单词,以往这个时候课室只剩下我一个人,可那天,骆城也在。我站在椅子上装作若无其事,教室里只有粉笔头在黑板上发出的“嘟嘟”声。

  没多久骆城起身,带动了椅子的声音。我眼睛盯着单词,耳朵却不自觉地捕捉他的声源。突然又安静,我轻轻侧头,发现骆城就倚靠在后门边,微微仰头。夕阳最后一丝光芒掠过他的眉眼,他只好压下上眼睑,眯着眼睛盯着我。表情就像是课间睡着后,我提醒他要上课的样子。虽然睡眼惺忪,但眼里只够装下一个人。

  我们两人都不出声,我看了他一会儿,正准备回头继续抄写单词。

  “啊!”我有惊无险地扶着黑板,瞪着恶作剧的始作俑者。

  惊魂甫定,他面无表情地又对着我脚下的椅子补上一脚,五秒之内的双重惊吓让我有些恼怒。可并不能如电视剧般倒进他怀里,为了不被吓死,我自己下来。

  “你干嘛?”没有凳子的支撑,我就要仰头看他了。

  骆城还是不说话,下来我才看清他的目光,冷冷的,像是要质问我什么。

  我的委屈袭到鼻头,刚才的恶作剧又让我想起这些天他恶劣的态度。纵然我喜欢他,也不想轻视自己去讨好他。有想哭的情绪,我毫不掩饰自己,红着眼睛瞪他。等到下一秒眼泪就要夺眶而出的时候收好单词本,扭头收拾东西。

  我背起书包要走,骆城那个木头居然拉住了我。

  4

  “我有话要说。”他声音低低地传过来,没有给我丝毫慰藉。反而让我心里却越想越委屈,眼泪吧嗒吧嗒掉下来。

  “你以后能不能……”骆城顿住,眼泪滴在他的手臂上。

  “你哭了?”他的声音终于不复刚才冷漠,“对不起……我不是想吓你的……我……”他也有慌乱的时候。

  “你就是故意的!”我有了脾气,可眼泪并没有因此变少。

  他手忙脚乱地找纸巾,找不到后只好把他校服的袖子扯长,轻轻地帮我擦眼泪。他擦得很认真,似乎不想在我脸上看到哭过的痕迹。

  我呆楞着,对他突如其来的举动。骆城也停下来,他的眼睛那么清澈,我可以在里面清晰地找到自己看他的模样。

  “以后不许给张然带早餐。”他的口气一如小孩子的霸道。

  “为什么?”

  骆城这个时候却别扭地别过脸,“我不喜欢。”

  “你喜欢什么?你谁都不喜欢。”我像赌气般说出这句话。

  “我喜欢你啊!”

  那天的夕阳无比灿烂,总觉得比日出还要美。骆城的话轻轻扣在我的心扉,一瞬间心脏要停止跳动,一瞬间又疯狂发出声响。

  5

  我喝完手中最后一滴酒,虽然已经适应了酒味,却还是习惯性地皱眉。

  想起骆城第一次带我喝酒也是一样,我去他的大学看他,两人手拉着手走在漫天的风雪中,手套戴了两层还是冻得慌。找了个火锅店坐下,骆城向老板要了一杯酒。他先让我沾一筷子,味道直冲到我的鼻腔里来,骆城说我那时整个脸都要皱成沙皮狗了。

  喝再多再多的水也无济于事,令人难受的酒味一直挥散不开。骆城说给我糖,我皱着眉头眼巴巴看他。他一边揉着我的眉心,一边把糖放进我的嘴里。

  “现在好些没有?”

  “嗯!没有那么重的味道了,这个糖味道很特别。”

  “是吗?”他说完就凑了上来。

  那是我们的初吻,在氤氲热气中,骆城轻轻用他的嘴唇碰了一下就离开。我的头越来越低,根本就不敢看他。骆城逗弄我,我却怎么也不把头抬起来,他忽然就把我捞进了他的怀里。

  “我也很紧张……”他偷偷在我耳边低语。我好不容易放轻松,想要挣脱他的怀抱,他却把我抱得更紧:“不过,味道确实很特别。”还有他从鼻腔里溢出来的轻笑。

  他就是故意的!我在心里大声地喊。刚要放下的羞恼又被提起,却不舍得再次挣开他的怀抱。只好用手轻轻摸索到他的耳朵,用力揪一下。应该很疼吧,嘻嘻。

  6

  长大后的同学聚会总透着一些世故,有吹牛侃大山的,有秀老公孩子的。即使是同学,也要像当初考试排名一样,暗自地较个高下。

  我用一杯酒的时间怀念了我和骆城的青春,桌上大家也都意兴阑珊,似乎要消化为下一轮活动做准备。我无心参加,起身礼貌又客气地告辞。

  我独自走在路上,闪烁的灯牌热闹得很,从前晚自习下课后,总和他走这条路,现在,这条路看起来变了很多。毕业后我一年回来两次,却是第一次再从这里走过。

  “言瑾。”骆城的声音。

  我驻足等他,两个人的目光有一瞬间的胶着,又迅速分开。我们并肩走着,各自的手拢在口袋里。

  “我不常回来,这里变了好多。”骆城终于出声。

  “我回来的时候也不常走这里。”我仿佛也要撇清关系似的,丢出这么一句。

  我们闲聊起来,有一搭没一搭的。没了昔日的身份,聊起天来像多年好友,只是我们默契地对重合的过往闭口不谈。

  走到梧桐大道,骆城不知怎的问起我记不记得这里有一颗怪树,语气是今晚不曾出现的开心。我当然记得,我们在那棵树下不知驻足过几次,骆城对那怪树十分上心,总和我说那是一棵许愿树,还说他许的愿望都灵验了,比如,“和言谨在一起。”

  “你不记得了?”

  我没回答,只是笑笑。我记得,是他先说要忘了的。

  7

  高中走到大学,我从没想过陪伴往后岁月的人会不是他。那段时间我实习,他继续考研,两个人都彼此和不好的状态死磕,谁也帮不了谁。那段时间我们都变得不对劲,到我工作步入正轨,他去了另一个城市读研,两个人的关系更加恶化。

  记得当时我问他,为什么要去别的城市,他开玩笑说厌了。我只当他是厌倦了这里,其实,也厌倦了人吧。争吵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我们都记不清了。最后的结果就是他要出国,可我已经提不起精神去挽留、去疑问。

  我们到了这一步,两个人都在消耗爱情。甚至分手都没能当面好好说,他在电话里说他要出国了,我说好。他在那一头哭得很不像他,我安慰他,自己却没有哭。

  他说我们都忘了吧,我没有说话,说了一句再见就挂了。我继续工作,甚至下班后还和同事一起聚餐,她们都说我看起来比平时开心多了。是啊,少了可以放在心上的人,我的心多轻松。

  可是我越装作开心,越能感觉到心里无声地抽搐。没有了他,我这里多空荡啊。开花洒哭得很放肆的我,想继续爱他却又想起自己被狠狠放弃的现实,只好一遍又一遍地陷入否定又肯定的死循环。

  骆城,你先忘了我吧,这样回忆就是我一个人的了。

  他忽然伸手抱住我,很紧很紧。“我对那棵怪树许过愿望的,言瑾和骆城永远在一起,一直幸福快乐。我们不能回到从前,至少要快乐,是不是?”他的声音又哽咽了,我埋在他熟悉的味道里点头。

  “我不回来了,要在那边定居。可能是最后一次看你,对不起阿言。”我的心又空落落的了,只是没有了从前要吞噬我的那股黑暗。

  “我会忘的,你看,新的一年都开始了,什么都会变好的。”这是我说的。

  那一个拥抱仿佛经历了一个世纪那么长。我望着他远去的方向自语,“我什么也没忘,但是有些事只适合收藏。谢谢你!新年快乐,以后我们都要快乐。”

  编辑:小药草

  投稿

  ↓ 2020年你想忘记什么?↓

文章标题: 除了快递和外卖,什么都别等。
文章地址: http://www.eeql.cn/jingdianwenzhang/32219.html
文章标签:外卖  快递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