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意怡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散文 > 文章正文

重拾初心

时间: 2020-10-25 21:35:18 | 作者:兰蕙青儿 | 来源: 意怡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83次

重拾初心

  晨风拂窗棂,绿枝飒飒摇,如若没有清冽的心,怎么能揽住这炎夏难得的宠儿?握住的,还是流火的日子,隙昏的燥热,即便人们常说:不能改变世界,那就改变心情。只是,如果心情都无法改变,那又如何让自己归于寂静?人们又说:旅行也可以换一种心情。但真怕入境的只是身体,而心,却还在最初的城池,你又叫我如何变心?

  在纷繁的世界里,其实每个人都是一个人在走,热闹还是清冷,心都是孤独的旅客。由此,一个人在路上的时候,我常常凝视一颗颗树,用目光触摸那些枝条的柔韧,感知它迎风时的轻歌曼舞,描摹它细雨时的诗情画意,想必,那树上也应有两种果实,有一个是快乐,一个是忧伤吧!

  打点行装,走进夏日的西双版纳,走进这个有着十二个特有民族的边陲城市,繁茂的植物绿得逼仄,雨的旋律总是不断地重复着,时而轻软,时而急促,来来回回地在天地间不停的飘摇,偶尔的停顿,也像是在迎接远方的客人,又像是在与之挥别。也因有这些丰沛的雨水,才让这里的傣族爱水、恋水、惜水、敬仰水,以水表达爱恋,以水表示祝福吧!

  而不同村寨间穿着不同服饰的布朗族,基洛族,拉祜族、哈尼族、瑶族等,也有着自己不同的习俗和文化,当我们走进“民族风情寨”吃着那些风味小吃和烧烤,奇珍的异果,领略他们热情洋溢的歌舞表演时,更是让我们这些身为汉族的游客叹为观止。

  凉风轻拂,雨也在悄然隐退,在游览勐养野生蝴蝶饲养场时,我迫不及待地走近这蝶舞花香的世界,那目不暇接的色彩和层层叠叠的景致,让我有点眩晕,也许画面太过诱人,皮肤容易过敏的我,还是忍不住在一簇簇花前停驻,当我双手轻握这份飘忽而又真实的画面时,久违的喜悦和感动,柔软如新,任凭那些蝴蝶在那朵朵花上绣上足迹,那一刻,沉香茹婉,蹁跹了深藏的心绪。佛说,与你无缘的人,你与他说话再多也是废话,与你有缘的人,你的存在就能惊醒他所有的感觉。而这些景致,就是为了惊醒沉睡已久的感动吗?原来,千里迢迢的奔扑,就是为与你践约啊!

  就在思绪神游之际,几只蝴蝶在我身旁翩翩起舞,赶忙叫儿子抓拍,只是,速度太慢,没有留下难得的景致,然,就在我失望之极时,眼帘忽然映入一个镜头,一只美丽的蝴蝶停驻在一个男士游客的手指上,那一瞬的惊艳,让我不由自主地拿起相机,并示意那游客不要动手,且用了最快的速度抓拍,那画面真实得让人感动,让我心里泛起了幸福的涟漪。如若幸福是一只蝴蝶,就此以后,我不会再拼命地追逐它,只因那样会让它难以到手,我会安静地注视,虔诚地等它停驻于我的双手之中。

  那一刻我想:行走的意蕴再美也不过如此吧!有阳光倾城,有雨落敲窗,有盈盈清风,还有那古朴的民风和数不清的奇珍异果,即便没有爱侣的相伴,却有一份柔情相随,如此,在一颗树下浅笑,在一潭水中遐思,依着这一山一水的清幽,想必就能还我一方禅心的天空吧……

  行程的第二天,去了野象谷,原始的森林潮湿而又幽静,稀有的植物吸引着观光的游人,此间没有遭遇野象的身影,却与它新鲜的粪便对视而过,有点失望,却还是有了一点安慰,毕竟,这是它们的地盘,我们的造访于它们是不请自来!不速之客当然有避而不见的理由,于他们的世界,自然的才是最原始的礼仪。

  正当我们为此虚空一行沮丧时,却意外地看到一只黑色的长臂猿在枝头跳来跳去,像在悠闲地荡秋千,又像是在观赏我们这些包裹着奇异服饰的人类,当我还来不及调好焦距拍摄它时,它已动用茂密的树叶将身体掩藏起来,像是害羞,又像是在模仿这一群人类,毕竟,人类与它有着太多相近之处,只是,在进化的过程中,他不小心踏入了另一种通道,于是,它与人类便从此是是而非,分道扬镳。而与它的遇见,我想也是一种缘分吧,犹如佛说:你会来,要么,我会去,终有一段宿命的相遇。既如此,没看到野象也是因无缘的根由,不遇见也就两两无缘吧!那么,还有什么不能释然的呢?

  游览完野象谷,继续了下一个景点的行程,接着去看亚洲大象的表演,聪明而又憨态可掬的大象在驯象师的指引下,不停地变换着各种动作,以此赢来了观众们的阵阵掌声和摄影机咔嚓的声音,当一个个高难度的动作在人兽的完美配合下完成时,我不得不心生叹服,我想说:生命不只是一个名词,它还是一个动词,生命的继续在于运动,而它的价值在于不断的超越,不管是取悦别人或是成就自己,都要付出不懈的努力,即使获得的赞誉无以平衡所有的付出,但成功的那刻,不也是你人生舞台最精彩的表演吗?

  经过一夜的酣睡,疲惫像游客一样,去了另一个去处,吃过早饭后,精神饱满的身躯,开始了下一个景点的跋涉。导游是一个布朗族,英俊的他普通话说得标准流利,他是村寨的第二个大学毕业生,曾去缅甸当过教师,回国后考了导游资格证,身为三星级导游的他,看不出是一个少数民族,唯有他身上的服饰,给了他最准确的民族标志。在去景点的车上,他语速适度而又诙谐地介绍着景点的情况和景点具体居住的民族,以及他们的民风民俗,就这样,经过不到三小时的车程,我们到达了望天树景区,那里,将在我记忆卡里打上又一笔储蓄。

  望天树又名擎天树,是近年来发现的一个新种,是1975年才由中国云南省林业考察队在西双版纳的森林中发现的。其属于龙脑香科,柳安属。该属共11名成员,大多分布在东南亚一带,望天树是只有在中国云南才生长的特产珍稀树种。只分布在西双版纳的补蚌和广纳里新寨至景飘一带的20平方公里范围内。望天树的所在地,大部分为原始沟谷雨林及山地雨林。它们多成片生长,组成独立的群落,形成奇特的自然景观。生态学家们把它们视为热带雨林的标志树种,是中国的一级保护植物。

  当我们的眼眸顺着导游手臂的指向,那些高耸入云的望天树即刻映入眼帘,望着那矗立于雨林间的望天树,不由得感叹大自然的造化太神奇,而惊奇也吓走了攀爬的欲望。还好,在那高大通直插入云霄的大树之间,人们用缆索连成了通道,你可以经过通道从这棵树走到另一棵树,登高望远近的树木,热带雨林的景观,便轻易地一览无余。

  那时,我多么渴望自己是一颗树,并深深地扎根于此,让身体长成一颗望天,安静,向阳,抚风,那么,我的远处和近处,是不是就风轻云淡,碧云漫天呢?只是,当我仰望着孩子们在空中

  走廊上的身影,那紧张多于欢愉的心情之时,我想,我是没有那种挑战的勇气和忘我的心境的,我始终是一个走不出辽远和孤绝的红尘女子,那么,何不收起那颗虚妄的心,挪动不能滞留的身体,继续这未完的旅途?在我转身迈出双脚时,背后的风景依然存在,而眼前的风景不也在我的眼里吗?人生短长,风景无限好,由此了悟,不管是面对还是背离,世界都在你眼前,亦如身体有寺庙,佛就会在心中。

  接下来的旅程如走马观花,乘坐湄公河六号豪华客轮,感受中缅边境的水域和民族风情,领略“澜沧江湄公河之夜”的篝火晚会,去寺庙膜拜了南传佛教,并了解到这里的傣族男子都要出家当和尚,而寺庙相当于汉族的学校,他们在寺庙里学习房屋建造,纺织技术,天文地理,伦理道德,以及诵经修心,三至五年后再还俗回家。没有出家的男子是不被人尊重的,而品学兼优的男孩会选到他们当地被称为清华大学的寺庙进修,而傣族的女性占主导地位,延续了母系社会的“娶夫”制度。他们的村寨,家家不锁门,民风纯朴清澈,妇女主任是傣家女人的最高荣耀,寨民们的财产是公有的,至今仍然按劳动公分分配钱财。走进这里,犹如走进了一个没有世俗之争的世外桃源

  行程很快结束,拉着增加了重量的行李,疲惫地踏上了归家的航班。短短的五天旅程,卸掉了故土的燥热,蜕变了一个清凉的身心。看似原来的自己,其实已有了很多的改变,有谁可懂?有谁可知呢?亦或是,那里原本就有前世的足迹,只等我去一一对应,若真的如此,那些无眠之夜的辗转,那些疾风暴雨的惊秫,都算不了什么了,我只需找回自己就行,即使,我的身体不够健康,但我会努力让自己身心平和,浅笑嫣然地行走于花开花落的季节里……

  也是,不管在喧嚣的闹市,在偏僻的边陲,还是在冷清的寺庙,我们都在寂寞中行走,不要期望他人来解读你的心灵,认同你的思想,要知道,你只是行走在世界的路上,世界己给了你全部天空,那破云的阳光清楚你脚下深浅不一的坚持。那些走近的,远去的,都要平和对待,无需太多言语,懂得就好。

  只是,很多习惯依然不会改变,喜欢站在窗前或阳台前,遥望远方,无关什么,只是一种淡淡的喜欢,感觉很平静。下雨的天,喜欢看风吹枝动,看雨来雨歇,喜欢听细细的雨声,那种穿入心间的温柔,深深沉醉,此刻,才发现自然的东西原来这般美好。如此,就做一个真实的自己,抒写自己绝版而又无以复制的喜怒哀乐,即使不被深爱,我仍愿意,心融朗月,目濯空花,寂静欢喜……

文章标题: 重拾初心
文章地址: http://www.eeql.cn/sanwen/70834.html

[重拾初心]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