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意怡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故事 > 文章正文

狗老板在桥头

时间: 2021-05-04 15:28:56 | 作者:Norther | 来源: 意怡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77次

狗老板在桥头

狗老板在桥头吸了吸鼻子,眼睛有点儿湿,或许是因为华北的风总偷偷夹着沙子。

它感到自己的身体大不如从前,不过上个桥的功夫就开始喘。当然,这也和它一路上过于悸动的荷尔蒙有关。墙角、树根、马路牙子,这一带的地上满是闲云野狗的春药。

但不管怎么说,这是一年中难得的一天,它被那位同样衰老的主人牵着,来到离家两里外的桥上,看河淌。

风吹得有点儿不舒服,主人在想她的前一只狗,狗老板看得出来,但它一声不发。

可以理解,可以原谅,那只狗更漂亮,更像狗;而狗老板,一生下来就跟同窝其他奶狗不一样,一脸老相,老中带丑。

狗老板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样。

首先,作为一只狗,它不应该想这么多;其次,它不应该理解和原谅。

最后,它不应该这么丑啊……

但只要拼命撒娇的话,就算是丑东西,也能散发出可爱的氛围,惹人疼的吧。

人类在这一点上有种高高在上的慷慨。

但,狗老板撒娇的样子实在令人不敢恭维。好吧,丑也要有个限度的。

事已至此,它决定了:明年今天,就是我的祭日。

狗老板一生下来,就跟同窝其他小奶狗不一样,大脑皮层异常多动,知道的事情,比平常的人还要多那么一点点。

比如,洗某些特殊的沙子时,会洗出石头和尘土,搓洗的手感接近和荞麦面。

只要把沙团拿到花园畔抖一抖,就能抖出一小堆黑石子。男孩在洗沙子的时候,会有种女娲造人的温柔心情,笃定这沙团跟一个女孩儿的诞生有关。

再比如人和黄土的关系,人们踩在土上,坐在土上,跪在土上,最后埋进土里。

所以要是城里的人,突然在某个时刻感到心里发虚,他该是缺“地气”了。就近找个小花园,把脚踩进土里试试,记得避让犬类排泄物,分辨“请勿踩踏”和“null)”的标志。

再再比如,大部分人不懂字跟字的差异,拿不到语感的细微差别。

他们会认为“白马”与“白色的马”是同一匹马,而“黑夜”和“黑马”是同一种黑。所以当你跟他们说,“就像骑着一匹黑色野马跑在夜里”,他们是想不到高速公路的,想不到暮色、浅淡的新月之类的东西。甚至,还有可能踹你一脚,叫你不要乱叫。

好吧,这或许是狗老板的错。毕竟,要理解十四种不同语感的“汪”确实有点难度。

另外,一只狗想这么多,真挺怪的。

它把大半个身子探到彩虹桥的围栏外面,早春二月,有鸭子在水面上下浮潜。

鸭屁股一撅一撅,笨拙又聪明,全然吸引了狗老板的注意。

啊,这不可抑制的生物本能,想追逐,想咬一嘴毛,想“汪汪汪”直叫。

想怀着信仰纵身一跃,想在天际留下利索的弧线,但说实话,不太想砸向水面,凉哇哇的。

狗老板在桥头,忽然想起有那么一晚,许多人都梦见了一大片银河,史诗一般绝美。

可惜,大部分人起床就忘了,许多个人史和其他类似的知识就是这样渐渐稀薄的。

它突然被一种平静的喜悦击中,山为什么在,河为什么在,桥为什么出现、变窄、变破、变新、变宽,变得在小范围的山水和草滩里如此宏伟。

“汪,汪汪汪,汪呜呜呜,汪!”

或许我乐意过这无用而不败坏的狗生,带着满满的思绪安度残年,狗老板在桥头如是说。

文章标题: 狗老板在桥头
文章地址: http://www.eeql.cn/gushi/85407.html
文章标签:  小说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