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意怡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故事 > 文章正文

Kiss Kiss Daring 我的病娇弟弟(蜜霜篇)(其四)

时间: 2021-05-04 15:29:26 | 作者:Anomaly仆子 | 来源: 意怡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95次

Kiss Kiss Daring 我的病娇弟弟(蜜霜篇)(其四)

我绝对不会允许别人打乱我的世界。属于我的东西,我决不允许别人抢走,就算不是我的,我也要抢过来。阿良咬着嘴唇,眼神格外的坚定。

“你在为一个外人说话吗?哲恩?”

“我不会允许你伤害她的。我会站在她身前,就算是必须与你对抗!”

“废物。”徐夫人轻声骂了一句,“优柔寡断,软弱无能,你知不知道,就是因为你这样的性子,你爷爷才不喜欢你。”

“如果为了讨爷爷喜欢,按照母亲你的心愿接管徐家的生意,而必须当一个像母亲你一样心狠手辣的人,我的确是不行。”徐哲恩看着徐夫人,眼睛里写满了坚定,“瑞秋已经死了,我不能再让徐家以及徐家的任何势力加害阿琳。”

我看向徐哲恩,我的心里淌过一阵暖流,像是一缕温柔的水流流淌过我的躯体。

明明是温柔到优柔寡断的人,却站在我身前保护着我。当初在病房也是,明明自己承受了那么多的痛苦,却还在安慰我……徐哲恩,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我从小到大一直在保护别人,今天是我第一次被人保护。被人保护的感觉……真奇怪。

“你以为瑞秋是我害死的?”

“是徐家害死了她!”

“哲恩,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拿着这些坏女人要挟你的母亲,你可意识到了?如果你再这么下去,你爷爷肯定会要求全家去找你走丢了那么多年的弟弟!”

“我不在乎。我不在乎徐家的家业。我只想要守住我身边的人!”

“我不用你守护!我自己可以还钱,用不着你们徐家的钱!”

“阿琳,别逞强。”

我似乎在与自己的心负隅顽抗,我想要和我想要喜欢他的心情背道而驰,我想着,也许只有拒绝了徐哲恩的帮忙,我才能从这种奇异的感觉中脱离出来。

可是我没做到。

“你愿意替她还,那就这么做。我倒是要看看,你能为这个女人做到什么地步。”

徐哲恩把我的手指握的很紧。直到徐夫人离开也没有放开我。

我默默的把手指抽回来。

“徐哲恩,我用不着你帮我。”

我搞不懂自己的心情。也许有着他为我解围的感谢,也有他不顾及我的感受自以为是站出来的生气。我一个人在这世上行走惯了,忽然站出一个徐哲恩在我身边,我的确有些不适应。

并且,我第一次知道,徐哲恩也有强硬的一面。我的心脏似乎不受控制的砰砰的跳起来。

“你用不着为了我出头,”我开着玩笑一样拍了拍他的肩膀,想把自己手指上的热度发散掉,“徐家大少爷,要是我以为你喜欢上了我,当真了赖上你可怎么办?”

我知道,像我这样的人,根本不可能和他在一起。纵然灵魂是平等的,可是俗世中,有太多的不允准。人啊,很多时候做事情做人,是不能只看心情的。

“我开玩笑的——”

“我如果真的喜欢你,你打算怎么办?”徐哲恩忽然打断了我。

我愣住了。

“阿琳。我想问你,你喜欢我吗?”

他上前一步捉住了我的手,向我欺身压过来。他的眼神好坚定,我弄不明白他到底要做什么。我一步步退到墙角,受不住这压抑的气氛开始吼他。

“你闹够了没有!?”

“……对不起。”

他轻轻的松开我的手,可他周围淡淡的消毒水味还围绕着我。

“阿琳,我一直很羡慕你。你那么勇敢,那么坚强,爱恨分明。你身上有我所欠缺的东西。明暗交界处、善恶是非间那那些暧昧不明,都因为你的存在而变得明亮起来。”

“我听不懂。你自己好好休息吧。”

我听不惯徐哲恩的大道理,他刚刚把我吓坏了,我根本不想理他,也不想要告诉他我就要离开了。

我转身想走,徐哲恩的声音却在身后响起来。

“你要逃走吗?”

我真的想要逃走。明明面临过很多事,都没有想过要逃走,可是如今,我却想逃。我咬紧了牙齿,回过头盯着他。

“徐哲恩,你忽然冒出来要帮我还钱,又以此为要挟说喜欢我。你是真的喜欢我,还是只是要耍我?像别人的救世主一样降临,你就要要求别人喜欢你,爱你吗?!”

“我告诉你徐哲恩,我沈阿琳要的不是一句廉价的喜欢,也不是居高临下的怜爱,不是做一个有钱人的玩偶,不是屈服于权威和金钱的宠物!我沈阿琳要的,是平等的,灵魂和灵魂之间的尊重的爱!”

一口气说出了我想说的,我的眼泪都要涌出来。

我是喜欢徐哲恩的。可是我更爱我自己。

“我问你,你能做到吗?”我的声音带上了哭腔。

阿良出生之后,我基本上就不受宠了。爸妈也说过一次,如果当初没有在孤儿院抱养我好了。可是我没有抱怨任何人,我长成了一个善良乐观坚强的人,我长成了一个愿意为别人付出,渴求平等的爱的人。

“如果你认为真正的爱是不需要互相帮助与给予的,那我必须把我这条命还给你。”他轻声的说,并没有因为我忽然的歇斯底里而生气。他用手指温柔的抚摸过我的脸颊,帮我擦掉眼睛里掉落下来的泪水。

“当初如果不是你强硬的给我留下了电话号码,让我有了一些牵挂,那么也许我就不会站在这里。阿琳,爱并不是非要等价交换,非要分的清清楚楚,泾渭分明不可。我们在这世上的所有羁绊,本来就是互相亏欠的过程……”

“阿琳,我会去平等的爱你。我会尊重你,理解你,并且用你喜欢的方式去爱你。”

徐哲恩,他为什么要说这种话。我都搞不懂,是不是我自己,根本就不知道爱是什么了。

没有被肆无忌惮的爱过,所以无论做什么都要显示出强硬的样子来……可是徐哲恩的出现让我觉得,这个世界上会有人可以让我依靠。

我应该爱他吗?

我应该把我的爱分给他吗?

我可以相信他吗?

徐哲恩,我……

“我把钱还你!还给你们徐家!”

忽然响起来的声音让我猝不及防。

“你放开她,我把钱还给你们。少对她说什么乱七八糟的给她洗脑了,你们徐家都是一个样子,抢走了别人的心脏要害我性命不说,给了钱又要要回去,如今还要抢走我的姐姐?”

阿良冲过来,狠狠地推了一把徐哲恩。我被他拽到身边,他回过头,我看见他的眼睛泛起病态的红。

“你少听他说的爱不爱的了,他是徐家的大少爷,你有什么与众不同的,有些自知之明吧姐姐,他为什么要爱你呀?”

“徐家大少爷,不要再跟她见面了。我们小门小户的,只想关着门过日子,没想过要进你们家。你和你们家那个老头子,你们家那个疯婆子,都让人恶心!”

“阿良,你别这么说!”

“这么说怎么了?我是这件事最后的受害者吧,我命都要没了,你还不许我说?”

“阿良……”

“呵。”他发出轻蔑的一声冷哼,“啊对。你被他洗脑了吧?你以为你真的喜欢上他了?你别忘了,他还有个死了的前女友,他跳海就是为了那个女的。你以为你有多重要,你让徐家害死了他能为你死?”

阿良像是疯了。

我盯着阿良的眼睛,那里面我的温柔可爱的弟弟荡然无存,剩下的,只是一个极致美丽的极度疯狂的披着华丽皮囊的敞开了的潘多拉魔盒。

我被阿良带回了家。阿良不高兴的一声不吭。他正在收拾箱子,我坐在沙发上,盯着这个陌生的阿良。

“你做什么……”我开口问他。

“收拾东西。去悉尼。今天就走。”他说。

“去悉尼?可是你是说了,要把钱还给徐家。”

他忽然很大力的合上了行李箱。

“我是说过,怎么了?”他的声音听起来很生气,可是回过头却对我带着迷惑人心的笑,“姐姐,徐家的人说话不算话,我们就非要说话算话了?只要今天我们一走,日后他们哪里去找我们?姐姐,我是真的想和你幸福的在一起,不要有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情干扰我们。”

他面对着我轻轻跪下来,把头枕在我的胸口,“姐姐,我就有三个月能活了。日子都得掰着指头过了,你还有什么不能答应我的?”

我几乎就要被他蛊惑了。

硬的不行就来软的,软硬皆施,我就拿他没办法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就无法自控的一直听着他的话了。我似乎成了他的玩偶,什么都必须听着他的。

阿良……是从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我可爱的、喜欢吃奶油蛋糕的、美丽的弟弟,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一个心思恶毒、善于操控人心、毫无道德感的怪物了?

“不,我不答应你。阿良,你在试图蛊惑我,你……你变了。”

“我变了?”他从我的胸口抬起头看着我,眼睛弯成好看的弧度,“姐姐说是变了那就是变了。可是我本来就是这样。”

“姐姐,我听见你跟那家伙说你想要的爱是尊重的平等的爱,对吧?”他慢慢用手臂抱紧我,像是抱紧一个漂亮的玩具,“姐姐对我就不是这样的爱,又凭什么要求别人这么爱你呢?”

“呐,姐姐。你说,凭什么呢?”

我有些喘不上气来。阿良周围的气场压迫着我,气氛格外的压抑。

“你跟踪我?”

“我是在保护你。姐姐,你别往外跑了,你看徐家对我们多坏,就是因为你非要去找徐哲恩,我们才跟那些坏家伙扯上了关系。都是你的错,我们本来可以悄悄离开的,不是吗?姐姐,只要你想,还是可以弥补的,只要我们现在就走……”

“所以……你什么都知道。你明明什么都清楚,却没有站出来……”

阿良跟踪了我,可是他却没有在徐夫人刁难我的时候站出来。我看着阿良,觉得眼前的这个人是如此的陌生、冷血。他那么想要我和他走,就好像我是他的所有物。他跟踪我洗脑我离间我和别人的关系,就好像,我本来就是他的掌中之物。

我挣脱开阿良的手臂,阿良缓缓站起身,从上往下俯视着我。我这才发现,我一直以来怜爱着的可爱的弟弟,竟然是比我高出一个头多的男子汉。

他让我觉得害怕。就算是带着人畜无害的笑脸,他却更像是一条美丽的毒蛇。

“你不该是这样的。”我喃喃道。

“我该怎样?姐姐,你的阿良不该是这样的吗?还是说你忘了,我根本就不是你的那个倒霉弟弟。你的那个倒霉弟弟,说不定早就死了!姐姐,这么多年是我陪着你,任凭你拿我当成你的弟弟呀。”他眼角带笑,可是却带着嘲讽和讥笑,“是你弄丢了你那个倒霉弟弟,捡到了我……这是你的错。都是你的错……”

“你走开!”我推了阿良一把,他跌坐在沙发上。我条件反射的伸出手,却不知道该不该扶起他。

他坐在沙发上扯出一个巨大的微笑,他的声音温柔且疯狂,像是魅惑的海妖。他伸出手,拉住我的手,轻探着身子,仰着头看向我。他像是虔诚的天使,又像是引人堕落的恶魔。

“我爱你。”他说,“你说的那种爱,你没有给我,我也不会给你。姐姐,你给了我新的生活,给了我新的生命……没有你在,要我一个人死,我怎么会甘心……”

“姐姐,你睡一会吧。等你醒了,我们就到了最好的地方了。”

我忽然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扯进了阿良的怀里。他像是抱着孩子一样面对面抱着我,把我的下巴放在他的肩膀。他轻轻的抚摸着我的头发,周围的空气冷冽的让人害怕。

“睡吧,睡吧。”他在我耳边吐出一口冷气。那么温柔的话,在这里,却只让我不寒而栗。

阿良忽然间使了力气,把我紧紧锢在他怀里。他的手臂环绕着我的脖颈,我几乎无法呼吸。

“阿——良——”我伸出手推他,却因为缺氧失了力气。

“嘘。”他在我耳边发出了声音,“姐姐,晚安。”

我眼前的世界万花筒一样开始旋转。我陷入了昏迷。

“你喜欢棒棒糖吧,那你去买糖,买完糖就回来找我。”

我听见有人在说话,在跟谁说话?

“可是爸爸不要我们乱跑。”

我转过身,在这个破碎不堪的世界里,我看见一个小小的男孩子站在女孩身边,一张纯真清秀的脸上挂满了为难。

“我在这里等着你,爸爸不会知道的。”

“可是……姐姐,你跟我去吧。”

“我在这里等着你!爸爸要是来了,我还能告诉他你去了哪里。去吧,快去吧。”

别。别去。

别去啊。

可是,那个孩子是谁?我为什么要阻止那个孩子?

我看着那个男孩犹豫着转身,慢慢向前走去。我看见他就要慢慢消失在一团迷雾里,我向前奔跑着,追上那个小小的孩子。

“别去!别去啊!阿良——”我抓住了那个孩子小小的手,把那个孩子拉到身边,把他转过身。他的脸却变成了女孩的脸。

我吓得松开了手。

“所以就该这样。只要你消失了,爸爸妈妈就会对我像以前那样……”

女孩好像看不见我。可是我却明明白白认识那张脸。

那是我的脸。

那是十岁的我,遗弃七岁的阿良的我的脸!

养父母抱养了我,可是却只是短暂的爱了我一下。为了报复他们,一直自诩良善的我竟然,竟然亲手把阿良遗弃在商场里!

我至今仍然记得阿良离开的时候信任我的眼神,我至今仍然被愧疚折磨。我怎么能那么做!

阿良走丢以后,爸妈都要疯了。我很伤心。我没能得到我期望的父母的宠爱,反而是弄丢了那么信任我依赖我的阿良。

于是,在我十三岁那年,还是在那个商场里,我看见了那个九岁的男孩。

那个有着魅惑众生的脸的、美丽到极致的男孩。

他眼睛弯弯的看着我,似乎给我下了咒。

我问他,你父母在哪里?你叫什么啊?

他摇摇头,笑着跟我说,“我没父母,没名字。”

“那你就叫阿良,叫阿良好不好?”

他眼睛那么漂亮。他盯着我,我像是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无尽的星辰。

他说,好啊。


更新来啦

蜜霜篇(其五)

摧毁白切黑病娇最后的精神依存之后该如何绝地反杀?

https://zhuanlan.zhihu.com/p/358167015zhuanlan.zhihu.com图标
文章标题: Kiss Kiss Daring 我的病娇弟弟(蜜霜篇)(其四)
文章地址: http://www.eeql.cn/gushi/85410.html
文章标签:网络文学  小说  网络小说
Top